主流科学当然可以挑战,可是请以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来挑战!

2020-06-15 23:57浏览 : 287
主流科学当然可以挑战,可是请以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来挑战!

这一篇要先说历史了,因为这些文章已成了一系列,说不定再多几篇,就会有懒人包出现了。

我先针对王大师几篇文章 〈TED死都不想让你看的两个演讲!〉、〈大演化(生物篇)–《Rupert Sheldrake之型态场域论》〉、〈 大演化(意识篇)〉,写了两篇文章〈TED死都不该让你看的两个演讲?〉和〈为何倡导伪科学是犯贱?〉,在泛科学得到洪靖大大一篇很棒的文章〈TED 到底该不该让你/妳看那两个演讲?〉的回应,我接着再写一篇文〈为什幺那两个TEDx演讲最好写成科幻小说?〉回应洪靖大大。

感谢王大师心胸宽大地把我的几篇文章分享在他的脸书粉丝页,并且也写了篇回应〈他 X 的,管他 TED 要你看什幺!〉。根据我和王大师的文章,洪靖大大又写了篇文章〈「TED 不让你/妳看的两个演讲」到底在争议什幺?兼论 TED 的社会位置〉来回应。

从上述文章的点阅率来看,正如洪靖大大说的「当哲学家越来越多、读者就越来越少。」似乎是过度使用科学哲学的术语和观念,读者就愈不容易吸收。因此,洪靖大大在〈「TED 不让你/妳看的两个演讲」到底在争议什幺?兼论 TED 的社会位置〉也减少了哲学术语和观念的使用。

原本我没有急切地要回覆,因为前几天很忙碌,不过沉澱了几天也心痒痒了,想说之前有些网友和朋友的批评也还没回应,而且也有不少朋友提起和问及,想说就趁颱风假鬆口气时来写这篇文章吧。

首先,洪靖大大在〈「TED 不让你/妳看的两个演讲」到底在争议什幺?兼论 TED 的社会位置〉主要是在探讨TED的社会地位,他的观点我大多同意,所以这篇文章虽然有点算是回应他,不过主要内容却和那篇文章主旨比较无关,而是在回应网友和朋友的质疑,因为我那几篇文章,尤其是那篇通俗化的〈为何倡导伪科学是犯贱?〉引起脸书上僵持不下的争论和好几天的私讯轰炸,质疑我凭啥用科学霸权的态度攻击人家。加上各处的留言的质疑,在这里我最主要要讨论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需要担心科学霸权吗?

对于这个简单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我们不太需要担心所谓的科学霸权,可是我们也要担心科学霸权。哇塞,这不是说了等于没有说吗?请耐心看我的讨论,以下不谈科学哲学了。

科学界竞争激烈 不需担心挑战者会少

科学作为人类认识自然最有效的系统,在人类文明中运作了百余年了,当然不可能把错综複杂的状况用一个简单的答案带过,弄得好像是在中小学课堂背答案去应付考试。凡事有利就会有弊,水可行舟、亦可逆舟。

首先,为何我们不必太过担心科学霸权呢?先从科学界里谈起,有网友质疑对「另类理论」的打压,不正是活脱脱的主流科学霸权的心态吗?

相信我,我们每个科学家都想挑战主流科学!而且这种意图,在科研经费的萎缩下,因为生存不易而愈来愈明目张胆。有国外学者告诉我,顶尖的《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近年收到愈来愈大量的投稿,由于竞争激烈,有九成投稿,编辑只看了摘要,就决定退稿不送审了,而送审的论文稿子,只有接近三分之一会被接受。也就是说,投稿《自然》和《科学》的学术论文,只有约3%会刊登上去。想搞阴谋论吗?有97%投稿的学术论文供您玩。

为何大家还要狂投《自然》和《科学》?为了就是在主流科学中有所突破,发现人家没有发现的,或许佐证人家难以佐证的。更好的是,不仅刊登上《自然》和《科学》,还能被写进教科书,甚至改写教科书。

绝顶聪明的科学家,一生的梦想就是扬名立万。最最最好的,是创立新理论,把旧理论摧毁,建立自己的帝国。诺贝尔奖得主,您记得几位?物理学家最出名的是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1955),他是诺贝尔奖得主,可是他是超越诺贝尔奖的,因为他的相对论,打破了古典力学,开创了人类对时空的全新认识。

有这幺多绝顶聪明的科学家想要创立新理论,那为何主流科学却貌似保守?因为大家都想有大突破,可是科学不是你智商爆錶,就能随便你任意玩啊。你得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苦心学习他们的理论,才能在他们的理论上找到弱点,而且你提出的新理论还得经过成千上万个科学家验证哦。

而事实上,大多数顶尖科学家能找到的弱点都有限了,像以我熟悉的演化生物学来说,只要有人找到达尔文演化论的一点小弱点,或者找到达尔文(Charles R. Darwin,1809-1882)还没提到的,就够吹嘘一辈子了,更何况是把即有的理论整个重写或甚至推翻。

说最近的上帝粒子实验吧,物理学家就告诉我们,上帝粒子在实验室被找到了,是一则喜,也是一则忧。喜的是希格斯的理论站得住脚,通过极高难度实验的考验,忧的是玩粒子物理学的理论物理学家又可以去洗洗睡了,推翻希格斯理论的机会又没了。请参见〈该死的上帝粒子〉)

所以,在科学界激烈的竞争下,根本不需要担心挑战者会太少。科学家的训练过程是要对数据和理论充满批判性的,不是高人不出手,是因为还没有充分的证据,或者足够严谨的理论。

举个实例,当初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E. Lovelock,1919-) 于1972年提出盖亚假说(Gaia hypothesis),假定生物圈是自我调节的实体,具有能力通过控制化学和物理环境保持我们的地球健康。

在他的假说中,地球被视为一个「超级生物体」(superorganism) [1]。 主流科学家主要以其不够严密为由坚决拒绝接受。可是在1981年,洛夫洛克创造出电脑模拟的反射或吸收太阳辐射的白色或黑色雏菊世界。由于雏菊的数量随着普遍的表面温度变化而相对改变,因此雏菊群维持全球气温均衡 [2],后来也在愈来愈多证据的出现,以及预测力愈来愈强后,才被越来越多科学家接受 [3-4],而洛夫洛克也根据新证据而修正了其假说 [5]。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科学进展过程。

主流科学当然可以挑战,可是请以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来挑战!

要挑战,就要先站在巨人的肩膀,不是以写科幻小说的心力就可以交差。不少网友不是科学界人士,那我用一个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方式来解释,为何那两个演讲里的理论,会被当作「伪科学」。

请问,您可以接受一个所谓的历史学家,把梁羽生、金庸、古龙、黄易、上官鼎等等的武侠小说里的情节来当作史实,然后上TED吹牛吗?你能够接受该历史学家被质疑后,还出来说什幺:「你真的懂真相吗?」、「你怎幺知道我说的不是真的?」、「你怎幺知道10年、20年、30年、30年后没有新证据说我用的武侠小说情节不是史实?」。请问你能够接受这样的说法吗?

如果你可以接受,我再打个比方。有朋友问道,如果那两位讲者,不是要唬弄人家,而是打从心里相信自己的理论,那就不「犯贱」了吗?

我的回答是,主流科学当然可以挑战,可是请以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来挑战!

举个大家最近刚疯过的巴西世界盃吧?假设有位足球员,有场比赛他进了一球,可是手碰触过球,裁判判无效,他去跟裁判吵说,凭什幺判那球无效?裁判有比他会踢球吗?他那幺热爱足球,怎幺判他进的球无效?人家老美的足球(Football)也不仅可以用手碰球,还能用手玩球,凭什幺FIFA(国际足球总会)不准?那个判决是FIFA霸权!

请问,你能接受这说法吗?即使他打从心头认为自己是对的,为那球员就不犯规,就不犯贱吗?当然,如果有人说,什幺都可以打破,什幺都该接受,那也不必来找我吵了,因为凭啥我的说法就不能接受了?只是看不顺眼吗?

除非把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自宫掉,才需要担心科学霸权

综合以上几点,从科学这个人类认识自然的系统之判批性,以及自我修正能力来看,我们其实不必过度担心所谓的科学霸权,除非是自废武功,把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自宫掉,才需要担心科学霸权,待会我会讨论。

当然有人也会批评说,不是有学阀在打击异己吗?只要和大佬讲反调,求职、升等、发论文和申请计画不是会受阻吗?这不算霸权吗?是,这算是霸权,不过这种情况仅侷限在科学界吗?在人文、社会科学、艺术界就没有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政治黑暗到处皆有,这种状况很可恶,可是并非科学界的专利。玩科学,毕竟还是要拿得出能实证的东西,学阀有天还是会过气,被长江后浪推前浪。

不要让科学成为霸权,请先挑战伪科学

接下来,我要来谈谈为何其实要担心科学霸权?我们把问题放大到社会层面,回到上一段提到的,如果任由伪科学泛滥,就真的要担心科学霸权了。简单来说,就是因为伪科学放弃了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是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走火入魔了。因此,伪科学就能畅所欲言,什幺问题都能碰触,什幺正理、歪理都当有理。当什幺理论该被接受,都可以上TED这个有社会影响力的平台,还不能因为有事实的出入而下架时,我们无法去检验,也不被允许去质疑、批判和挑战的时候,那到底什幺才是霸权啊?

有朋友批评我说,不该限制科学能碰触的议题,也就是反对「如果不相信科学,或者不认同科学,就不该碰触科学的领域,更不该利用科学来招谣撞骗。很多领域是科学不会碰触的,如玄学、灵学、神学、神秘主义等等……」,可是同时又要我承认科学的极限,所以不该去批评人家是「伪科学」,甚至建议人家该写科幻小说。一方面提出科学的限制,一方面反对科学的侷限,这不是矛盾,那什幺才是矛盾?所以不要让科学成为霸权,请先挑战伪科学。

除了伪科学,科学本身会不会有问题?当然有,科学有一大问题,就是化约主义(Reductionism)。化约,是必要之恶,只要我们了解这问题,科学造成的伤害就有限。我们必须化约,因为一来才能得出能够理解的因果关係,实验上也必须控制变数才能操作。在实务上,我们甚至还用能否化约得够好,来判断学生是否掌握了科学实验的关键技巧。

化约主义确实造成了一些问题,举两个例子好了。一是, 麦可.波伦在(Michael Pollan)在《食物无罪:揭穿营养学神话,找回吃的乐趣!》(In Defense of Food: An Eater’s Manifesto)中批评的「营养主义」,就是把食物的优劣化约成其营养成份,而忽略我们在餐桌上吃的,是食物的整体,而非科学家化约而成的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质、维他命、矿物质而已。(请参见〈我们到底要吃什幺?(上)〉和〈我们到底要吃什幺?(下)〉)另一个例子,是《华尔街的物理学》(The Physics of Wall Street)提到的,华尔街投机家,把物理模型拿来当宝去大肆投机,而忽略了简化的模型和现实世界的差异,更忽略了一堆投资银行都运用相似的模型来做预测,在灾难到来时的兵败如山倒。(请参见〈华尔街的物理学家〉)

再来,科学研究和现实世界当然会有差距,只要不过度衍伸,或者过份夸大,我们还是能藉由愈来愈多的研究,以及越来越强大的电脑和仪器,来研究愈来愈複杂的问题,来越来越接进对真实世界的理解。统计学者也一直在研发新方法来解决多变数分析的问题等等。所以,化约主义会是个问题,如果没有正确的理解的话,可是这个问题也要靠科学的进展来慢慢解决。

过度崇拜科学 会让人以为无法实证的都不真实

过度倡导科学,还有吹嘘科学,还有崇拜科学,会造成的一大问题是,让人以为无法实证的东西都不真实,以为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无法被科学理论描述的东西都不存在,以为无法量化的东西也不重要,使用人失去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父母对儿女的爱能用科学实证吗?该用科学实证吗?科学能够描述人在爱人时的神经反应,以及荷尔蒙变化,可是这是爱的全部吗?科学可以告诉你要怎幺上月球,甚至火星,可是科学无法教你要如何爱人,也无法教你如何成家立业,以及无法教你如何维持美好婚姻和教养下一代,更无法指导你如何面对生、老、病、死,还有如何活出人生的意义,并且生活过得充实、愉快。

这些对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事物,反而是教育里头最受忽视的。因为我们以为科学比较有用,而文史哲是比较没有用的,可是这些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事物要如何美满,只能靠人文和艺术的素养和修练来达成。这点可以参考彭明辉老师的《生命是长期而持续的累积:彭明辉谈困境与抉择》和《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还有透过伟大的宗教家、哲学家、史学家、文学家和艺术家的经典名着给我们答案。

最后总结,科学作为人类认识自然最有效的系统,科学确实解决了人类许多重大问题,今年让我们在物质生活上比过去成千上万年的人类更富足的科技,就是建筑在科学的基础上的。

科学不是人类问题的唯一解方,可是却是一个在一定範围内有效的解方。科学当然不是完美无瑕的,这世界上也不存在完美无瑕的事物。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是有一些问题存在,可是您找得到更好的替代方案吗?

参考文献:

1. Lovelock, J.E. (1 August 1972). “Gaia as seen through the atmosphere".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1967) (Elsevier) 6 (8): 579–580. doi:10.1016/0004-6981(72)90076-5

2. Watson, A.J.; Lovelock, J.E (1983). “Biological homeostasis of the global environment: the parable of Daisyworld". Tellus 35B (4): 286–9. Bibcode:1983TellB..35..284W. doi:10.1111/j.1600-0889.1983.tb00031.x

3. J. E. Lovelock (1990). “Hands up for the Gaia hypothesis". Nature 344 (6262): 100–2. Bibcode:1990Natur.344..100L. doi:10.1038/344100a0.

4. Volk, Tyler (2003). Gaia’s Body: Toward a Physiology of Earth.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ISBN 0-262-72042-6.

5. Lovelock, James. The Vanishing Face of Gaia. Basic Books, 2009, p. 255. ISBN 978-0-465-01549-8

主流科学当然可以挑战,可是请以科学的方法、精神和逻辑来挑战!Photo Credit: Lomo-Cam CC BY SA 2.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sungame申博太阳城|提供消费分享|生活服务于一体|网站地图 sunbet开户 申博官方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