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很关注整个世界正在一步步数据化的现况」──王元X冬阳

2020-06-11 05:40浏览 : 478

「我一直很关注整个世界正在一步步数据化的现况」──王元X冬阳

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徵文奖,日前刚公布第十七届得奖作家与作品,由来自马来西亚的王元以〈海洋里的密室〉拿下。

身为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的一员,我与其他成员一样,十分自豪这个奖项能持续多年耕耘不间断──我承认,自己确实怀有「老王卖瓜」的骄傲心情,但可没有「倚老卖老」的保守心态。要知道,回首推理小说将近一百八十年的书写历史便可轻易地发现,不断超越前人的创作水平、时时结合最新的知识与最近的社会现况进到作品中,是这个文类历久弥新的主因,也是受大众喜爱的关键。

今年的颁奖典礼上,徵文奖评审长、本身也是小说家的冷言,亦对有志参加协会徵文奖的朋友,给予三个建议:

「第一点,小说最重要的是故事要有趣,在写作的时候就要设定目标读者群,然后想像这些读者对什幺故事会感到有趣。
「第二点,故事的编排要考虑到篇幅长短。以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徵文奖为例,一万五千到三万字的篇幅,对故事线和谜团的设计不可以太贪心。
「第三点,现代的推理小说有一条很重要的路,台湾的作者还没有很多人挑战,就是利用当代理论或科技所产生的崭新犯罪手法。」

这三个建议决非泛泛空谈,更可从今年的得奖作得到验证。在此,就以与〈海洋里的密室〉作者王元的问答对谈,来窥探现今华文推理创作可能的发展方向。

冬阳(以下简称冬):您曾在作品入围感言中提到,从第十一届(2013年)徵文奖开始关注这项华文推理圈的盛会。当时注意到的契机是?进而参赛、得奖的这段期间,又发生了哪些转变?

王元(以下简称王):契机是〈杰克魔豆杀人事件〉。当时我爲了蒐集写作素材而上网找童话的相关资料,偶然发现陈浩基的这篇作品,读后非常惊艳。爲了寻找作家更多的作品,就顺藤摸瓜注意到推协和徵文奖。

自那时起,我每年都收藏徵文奖作品集。我不是自信型的创作者,这期间不是没想过参赛,但总觉得想不出精采点子,就一路静静观望。后来偶然在其他创作比赛中获奖,稍微有了点信心,就在第十六届徵文奖投下第一篇参赛作,结果只过初选就被刷下来了。因爲很想得到点评,翌年便再接再厉,没想到这次非常幸运。

冬:说幸运实在是客气了。接下来,想请您陈述对「推理小说」的书写定义?曾受到哪些作家或作品的影响呢?

王:正如字面上的意义,我认爲推理小説应该分爲「推理」和「小説」两个部分。「推理」指的是「谜团—解谜—谜底」,负责带给读者智性上的愉悦;「小説」的重心则是「人物」,负责和读者产生情感连结。至于哪个部分较重要,我觉得一篇推理小説的发想,无疑应该由诡计或谜团驱动,人物再围绕这个核心推动情节。

影响我最大的推理作家是东野圭吾。我以前一直认爲,没有什麽小説会比武侠小説更好看,是东野的爆红令我注意到推理小説。虽然因爲过于畅销而导致一些评价上的反弹,但我认爲东野多年来一直在创作上寻求不同的可能性,令我非常敬佩。我也很欣赏文善的作品,她捕捉题材的眼光新奇敏锐,给我一种「现代推理小説可以这样写」的啓发性。另外,我还很喜欢伊坂幸太郎,虽然关于他是否为推理作家仍备受争议,但他所擅长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小説技法,我认爲很适合运用在推理小説里。

作品方面,我最喜欢的是《占星术杀人事件》及《杀人时计馆》。我清楚记得谜底揭开时那种如遭雷击的震撼,头脑都是嗡嗡声,我想这也许是推理迷一生都在追求的惊奇感。另外,我对《推理大师的恶梦》有一份特殊好感,当时我刚接触推理作品不久,閲读时不停大笑,觉得推理小説太好玩了。

冬:您提到的几部作品,的确在过去影响了不少台湾的推理创作者。这不禁让我好奇想问,马来西亚的推理阅读与写作情况?

王:马来西亚是个多语言国家,所以这里主要説明我对华文閲读圈的个人观察。

一般来说,常年占据华文书籍排行榜的,是身心灵、励志书籍以及食谱。小説类则是青少年小説及轻小説,推理小説并不是主流读物。我在参加一些学校讲座时也做过小调查,发现学生普遍不看推理小説,连东野圭吾也是少部分学生才听过。当然,一方面是因爲推理小説并没有在马来西亚得到系统性的推广。在这点上,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的多年努力值得敬佩和效仿。

至于推理写作方面,我仅知的马来西亚华文推理作家是牛小流,他的代表作是《九流侦探》系列,也曾经在台湾出版《药师侦探事件簿:请聆听药盒的遗言》,以自身药学专业结合谜团。不过,我身边也有年轻的作家朋友曾提过有兴趣写推理,我个人很期待未来会有更多马来西亚人投入推理创作。

冬:回头来谈您的得奖作〈海洋里的密室〉。我很喜欢篇名呈现的冲突感(海洋如此广大无边,如何形成密室?),能勾起阅读的想像。当初您是如何构思这个故事的?有取材自现实的部分吗?小杰这个角色的建立,是否与您过去创作青少年小说有关?

王:我一直很关注整个世界正在一步步数据化的现况,当中揭露的很多事实都令我觉得不安。所以在决定「也许我可以写这样一个故事」之前,有很多素材已经不知不觉积累在脑海。取材自现实的部分相当多,比如故事中的C.A就是照搬现实的剑桥分析公司,美国大选后它引起的争议引起我的注意。另外就是大数据推送广告,以及脸书改变演算法后触及率变低等种种发生在我们周遭的事。故事中的方季明和他推销的APP则是身边人的亲身经历。

正如我在入围感言提到,原本打算参赛的是另一篇作品,但因不甚满意而放弃。之后偶然看到一个短视频,一位互联网大拿(编按:意指网路上知名的言论领袖)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大数据的隐私问题时,回答「是电脑在看,不是人在看」。这个回应令我心情複杂,同时想到如何设置谜团,写出〈海洋里的密室〉。

身爲青少年小说作者,我偶尔会收到一些学生读者来信,针对书中角色分享自己的相似际遇。再回顾自己的经历,我深深感觉青少年时代也许是最敏感、和整个现实世界最疏离的时期。对世界充满好奇、脆弱而毫无防备的青少年,实在太容易成爲被操纵的目标。我想,这就是我书写小杰这个角色的原因。

冬:我同时也对整部作品的结构、布局、呼应等成熟的安排感到满意与满足。请您来谈谈自己过去的写作经验,在这部得奖作上带来哪些影响?甚至是新的尝试与突破?

王:説来惭愧,虽然已经累积了一些写作经验,但每次写新的故事还是兵荒马乱,从来没有文不加点、一蹴而就的好事发生。不过,如果说多年写作学会了什麽,那就是除非你是天才型作家,否则修稿非常重要。海明威説过:「初稿是屎。」写这个故事的时间非常紧张,但我还是尽可能在情节编排上不断做出调整,删减枝节,添加伏笔,希望能锁紧每条故事线。

至于新的突破,可能是从青少年小説的温暖氛围抽身,转而去杀人吧。爲了推进到校园市场,写青少年小説会有一些情节上的限制,写推理就可以毫无顾忌。另外就是虽然关注数据化议题颇久,但本身没有IT背景,所以在书写时也遭遇一定程度的困难。

冬:针对準决选与决选评审的意见,您有没有想回应的部分?

王:是的,这次準决选和决选评审意见貌似不太相同,令我略感忐忑。关于準决选评审指出推理线上的缺失,当初一读到我就觉得一针见血,直接被戳中要害。不过请允许我稍作説明:故事框架并不是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因爲写这故事算临时起意,并没有在开写前就计算好每一步,所以我是在临近完成整个故事雏形时,才发现这个不足。当时我推算,如果要重新谋篇布局,至少要补上一、两万字,不但超出字数,时间上也绝对来不及。再三思考后,我决定只针对各种细节和故事线进行敲打缝补,希望让故事看上去较有説服力。不过,缺陷当然还是存在,很感谢决选评审对这部分宽大处理。

徵文奖吸引我参加的原因,本来就是因爲作品可以得到专业评审点评,这次很感激收穫许多珍贵意见,激励我持续创作。

冬:我很好奇,您未来的写作规划?不限推理类型喔。又,会怎幺运用这笔奖金?

王:我目前正在撰写一部青少年奇幻小説的下集大纲,同时希望明年能开始构思第一篇长篇推理。奖金方面,会先把一部分用在流浪动物的TNR计划上。

冬:岔题一下,我也在台湾支持流浪猫狗的TNR计划(笑)。最后,代许多台湾的推理迷一问:会有来台与大家交流的安排吗?

王:今年很遗憾错过许多场推理作家的讲座和年会,希望明年有机会去台湾和推理同好们一起共襄盛举。

▶▶第十七届台湾推理作家协会作品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sungame申博太阳城|提供消费分享|生活服务于一体|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赢咖2娱乐平台代理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魔方娱乐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