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的抉择:70亿商机的配方奶,也不能成为母乳的替代品

2020-06-25 14:58浏览 : 226

《纽约时报》在7月8日的报导中指出,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在今(2018)年三月的世界卫生大会上(World Health Assembly),试图修改与阻止一项众会员国皆同意提倡鼓励餵母乳与管製配方奶宣传的决议。该文指出,川普政府疑似为了维护配方奶等母乳替代品的食品工业一年高达70亿美元的商机,试图以贸易惩罚等条件威胁提出决议的厄瓜多。

针对此文,美国总统川普于7月9日在推特发文亲自痛批,《纽约时报》该篇报导为恶意的「假新闻」,并同时澄清「美国政府强力支持餵母乳,但同时也认为不应阻断女性取得配方奶的管道。许多贫穷与营养不良的女性依然需要使用配方奶当作哺乳的选项。」

厄瓜多撤案,其他国家以外交压力为由不敢再提

WHA的决议指出,根据多年的研究,母乳是目前对婴儿最健康的餵食选择,而各国政府应该要限制不正确与不实的配方奶和母乳替代品宣传。据《纽约时报》报导指出,此决议最初写入「过去数十年的研究指出,母乳对婴儿的健康更有帮助,各国应保护、促进和支持母乳哺乳,并採取措施控管母乳替代食品的错误或误导性宣传」,但美国代表要求删除「保护、促进和支持」等字眼,并提出对「控管母乳替代品」等部分的质疑。

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则表示,女性应该有权利自由选择与得知母乳替代品的资讯。而该决议内文除了可能给无法哺育母乳的女性压力之外,也可能替女性接触配方奶和和替代食品设下障碍。在会议期间,美国代表同时宣称美国很可会因此缩减对WHO的经费支援支出,而WHO每年有高达15%的经费预算是来自于美国,是最大的经费来源国。报导批评,此次打压提倡母乳,又是一川普政府向在公共卫生和环保议题上向私人集团利益靠拢的案例。

根据多位来自各国匿名的WHA代表指出,在厄瓜多撤回提案后,许多政策倡议者转向拉丁美洲和非洲等开发中国家寻求提案机会,但都被以担心破坏与美国的外交关係等为由而拒绝。最后提案是由俄罗斯提出,并顺利决议通过。针对此事,积极倡议修改决议内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回应并无威胁厄瓜多一事。

对贫穷人口来说,配方奶看得到吃不到

《纽约时报》的报导和川普的推特回应一出便引起各界的持续讨论。在后续的相关报导和回应里,各界公共医学专家纷纷表示母乳对婴儿健康和营养的显着影响。此外,在贫穷的发展中地区,恰恰正是需要推广餵食母乳的地方。因为配方奶若无法搭配乾净的水源一起食用,对婴儿的健康则会造成相当大的危害。即使有乾净的水源,对于经济条件无力负担充足配方奶的女性,只能以稀释配方奶的做法来餵食婴儿,长期下来也造成慢性的营养不良。而川普的推特回应,宣称贫穷与营养不良的女性需要使用配方奶当作哺乳的选项,则突显此番言论对贫穷人口与区域健康不平等情形的无知。

婴儿的配方奶产业的商机一年高达70亿美元,而近年来随着提倡餵食母乳的风气渐盛,配方奶的销量在已开发国家逐渐下滑,而企业则将开发市场的主力目标转向开发中国家。母乳或配方奶的选择议题,在美国是长期被讨论的公共卫生议题之一。

哺乳的抉择:70亿商机的配方奶,也不能成为母乳的替代品 Photo Credit: AP/达志影像杯葛雀巢运动,对开发中国家的婴儿死亡率负部份责任

自1970年代以来,餵食母乳的选择在美国逐渐为大众所接受。1977年由大众所发起的杯葛雀巢运动,指控雀巢身为全世界最大的配方奶公司,应为开发中国家的高婴儿死亡率负起部份责任。该次的抗议成果,让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婴儿食品企业达成共同决议,禁止在配方奶与副食品的广告中贬低餵食母乳的选择。

过去数十年的医学研究指出各种餵食母乳对婴儿的健康的好处,美国儿科学会也将餵食婴儿母乳至少六个月列为建议的标準作法。美国公共卫生协会的主席班杰明(Georges C. Benjamin)同时也指出,餵食母乳是促进母婴健康最有效益的方法之一。即使配方奶的製造和营养成分逐年改进,仍然没有一个配方奶可以完全複製母奶的组成和取代当中的免疫抗体等对婴儿健康的助益。「Brest is Best」(母乳是最好的)成了过去十年间已开发国家的主流论述。

然而近年来,女性们或研究者开始注意到过度强调餵母乳对女性身心造成的压力,而开始提倡「Fed is Best」直译为「哺育是最好的」。此立场主张,应该要教育大众所有安全且可得的餵食方式,而不应决断地只採取单一方式。即使母乳普遍被认为在六个月前对婴儿是最好的营养来源,但有许多女性可能因为生理和心理或是其他社会性因素而选择不餵食婴儿母乳。

理论可以被简化成很单一到简单的一句话「Brest is Best」,但实际操作上,每个人和家庭的生理状况和社会环境都不同,能支持他们做选择的条件也不同,而外界也应该开放相应的资源和支持来为母亲和婴儿提供安全可负担且易取得的替代方法。事实上许多女性和家庭是母乳和配方奶并用,许多母乳不足的母亲也需要使用配方奶当作营养的补充,或者是在育婴假结束要返回职场时,配方奶也能成为较符合实际考量的选择。在主流论述上只认可单一哺乳方式,也许并非最好的倡议。配方奶和母奶的选择,不应该用二分法来看待,不是餵食母奶就比较神圣高尚,餵食配方奶就是不爱小孩。

川普政府此次在WHA的举措再次挑起了母奶和配方奶的争议,然而在政治外交的场域里,所有讨论背后所考量的因素,当然更不仅止于母奶或配方奶哪个比较「健康」而已。将贫穷和营养不良视为女性选择配方奶的主要支持理由,除了暴露了对母乳倡议的无知之外,同时也忽略了女性和家庭在选择哺乳方式时可能面临的困境和需要考量的因素。

参考文章:

Breast-Feeding or Formula? For Americans, It’s Complicated, Christina Caron, July 14,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Why Breast-Feeding Scares Donald Trump, July 9,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Trump’s dangerous remarks about breast-feding, July 15, 2018. The Washington Post.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sungame申博太阳城|提供消费分享|生活服务于一体|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大发888彩票线路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亿游国际ll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