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勃翰的赛局观点】假的!《纸牌屋》不是用大数据拍出来的!

2020-06-12 06:07浏览 : 873
【冯勃翰的赛局观点】假的!《纸牌屋》不是用大数据拍出来的!

我身边有不少朋友跟我说,《纸牌屋》是 Netflix 用大数据製作出来的。上网搜了一下,类似的论调还真不少,你会看到「你以为纸牌屋是创意?不,它是大数据和资料分析」这种标题,也有像《壹週刊》这样的 报导 :

「Netflix 从大数据了解所有使用者的观看行为与习惯,发现有三大元素最受 Netflix 的观众喜爱:大卫芬奇导演、BBC 出品、凯文史贝西主演。Netflix 便根据这三个元素打造自製节目《纸牌屋》,果真一推出就轰动市场。」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我最近受邀去文化部主办的「编剧与大数据」工作坊演讲。在準备的过程中,我花一个下午读完《纸牌屋》的创作史,发现真实的情况和许多人的想像可能大不相同。

《纸牌屋》原本是 1989 年在英国出版一部政治小说,作者 Michael Dobbs 曾经是柴契尔夫人的幕僚长。小说在 1990 年代被 BBC 改编为迷你影集,旋即大受欢迎,还被评为英国最经典的 100 部影集之一。而后陆续有好莱坞大公司想要翻拍,但 Dobbs 都不肯授权。

【冯勃翰的赛局观点】假的!《纸牌屋》不是用大数据拍出来的!
Michael Dobbs

时间来到 2008 年。美国有一家独立製片叫 Media Rights Capital,原本是拍电影的,现在想开始做电视剧。在内部会议上,MRC 的实习生说:BBC《纸牌屋》好好看喔,我们翻拍这个好不好?公司老闆 Modi Wiczyk 不理他。

在 Wiczyk 出差上飞机前,实习生把 BBC《纸牌屋》的 DVD 塞给他,并且说:你就在飞机上用笔电看一下吧。

【冯勃翰的赛局观点】假的!《纸牌屋》不是用大数据拍出来的!
HOUSE OF CARDS TRILOGY

Wiczyk 才看了 20 分钟,立刻觉得《纸牌屋》做成美国影集会红,下飞机就开始接洽版权。因为 MRC 是小公司,Wiczyk 一再向 Dobbs 强调强调他们没那幺商业取向,一定会尊重原作,最后终于取得授权。

版权拿到之后,MRC 决定邀请《社群网战》的导演大卫芬奇来担任本片监製,大卫芬奇随后又找来两位共同监製,其中之一是《阿甘正传》的编剧 Eric Roth。监製人选确定之后,他们又找来 Beau Willimon 担任编剧统筹,负责创作第一集剧本以及行话叫「show Bible」的影集设定集。

剧本开发的过程就像是一趟英雄旅程

一般来说,影视公司在组好主创团队之后,不会立刻开始写剧本,而是先去各地做提案,希望有电视台愿意投资取得首播权。这样做的好处是比较没有风险,先确定有电视台要播了再来创作。不过代价是,担任资方的电视台往往会对整部影集的走向与剧本指手划脚,主创团队的自由度可能会因此受限。

在一番取捨之后,Wiczyk 和其他几位 MRC 的公司高层决定冒险。他们对《纸牌屋》很有信心,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先把剧本做出来,再开始找电视台。他们花了九个月的时间,以超过 50 万美金的预算,终于完成了影集设定和第一集剧本。这次不再是迷你影集,而是每季 13 集的标準规格。

剧本完成后,监製大卫芬奇说他愿意当导演。既然这部电视剧会由电影导演来拍,男主角当然也要找电影明星来演啰!凯文史贝西就这样被提出来了,他也欣然答应。

【冯勃翰的赛局观点】假的!《纸牌屋》不是用大数据拍出来的!
Kevin Spacey

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纸牌屋》的主创团队开始向 HBO、Starz、Showtime 等有线电视台提案,希望他们能投资拿下首播权。然后大伙又跑去向 Netflix 提案,希望在有线电视首播之后,Netflix 可以在网路上二轮重播。

一週后,Netflix 回覆愿意,但他们要的是──首播权,範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

一般来说,面对全新影集,再加上 MRC 又是电视剧新手,电视台往往会要求製作公司先试拍一集当样本,一次只投资一季,之后且战且走。但是,面对《纸牌屋》,Netflix 愿意无条件直接投资两季!除此之外,合约里的其他数字,包括首播期的长度与投资金额,都和其他有限电视台能端出来的合约差不多。

不过,这份合约真正让 MRC 感动的地方,在于 Netflix 保证他们不会干涉创作,也不会剪片,让《纸牌屋》的主创团队可以完全自由发挥。这种百分之百的信任与自由,应该是所有製片与导演梦寐以求却往往求之不得的吧。Wiczyk 事后受访时表示:

但他们还是陷入了天人交战。到底该不该把《纸牌屋》如此有潜力的计画,交给毫无製作经验的 Netflix 来投资与首播呢?他们在有线电视台得到的机会该不该放弃?

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Netflix 在 2011 年取得授权,美国影集版的《纸牌屋》叫好又叫座。然后,所谓「《纸牌屋》是靠大数据製作出来」的新闻却在台湾和中国漫延开来。

从剧本开发到製作,到底哪里用到了大数据?

去年,《纸牌屋》的其中一位编剧 John Mankiewicz 参加上海电影节,面对各界关于「大数据传闻」的好奇,他这样回答:

「至少在剧本创作的环节,《纸牌屋》并没有参考网路数据。……一部电视剧的走红,关乎导演、演员,更关乎有创意有深度的故事与讲述故事的手法,而市场本身充满了偶然性,并非数据能够算出。」

Netflix 的一位高阶主管也说:「我们不大会去管创作的事。我们只负责找到对的人,给予充分的自由和预算,让他们把好故事拍出来。」

或许对 Netflix 来说,大数据分析帮他们相中了《纸牌屋》的团队。但是对《纸牌屋》来说,无论有没有大数据,根据当年的情势,他们都会找到能发光的地方,就算不是 Netflix,也会是 HBO 或其他老字号的戏剧台。

对的人、自由、好故事。这才是一部影集成功的关键。

最后,如果说《纸牌屋》还能带给我们什幺启示,我会说:要经营一家成功的公司,推出受人欢迎的产品,就要先聘到对的实习生!

注:INSIDE 也有相关的文章-Netflix 是如何用大数据捧红「纸牌屋」的

莫再提了!啤酒尿布是都市 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sungame申博太阳城|提供消费分享|生活服务于一体|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开户网站